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情诗

如果 我将我的爱写作情诗
那么首句 我会用没有理由的话语开篇
不明所以 没有原因
正如我们 从不知为何相遇

我会倾注所有的心血
同样的 我会徘徊于修辞的选择
又或者是韵脚的安排
正如我的爱情那样
每次与他的言语
都要仔细打磨 来回思量

那我是否会写完呢
没有答案
那我是否会继续爱呢
万类缄默
在写下第一个字时
我想结尾会是长长的咏叹
在快要写到结尾时
我却望向天空 不再写诗了

站在绵长的夜里
等待地铁的末班
自以为灌了一口悠长的酒
待扔掉的那一刻
却仍有很多

无数行人与我迎面
男人点着烟 女人的裙缀着很多褶叶
年幼的不明原因的发出欢笑
渐老的不顾形象的与其嬉闹
不知是我醉了还是为何
一切都有了最好的安排

我等了很久
末班依旧没有来
看厌了千篇一律的所有
我买了一些花朵
穿行于那些挽着手的陌路人中
在他们耳鬓厮磨时
我却想用埋葬的形式
将花朵挽留

到了更晚的时候
我写我的诗
他做他们的爱
宿命 便有了新的轮转

望着灰色的天空
就像等待灰色的信鸽
跨越天南海北的距离
期待着你要传达的爱意

青春是灰色的过往
就像最高明的灰色幽默
哭了笑了 疯了傻了
却又都不记得了

行人擎着灰色的伞
背影在灰色的泥板上拉的很长
他们没有用眼神打扰我
打扰我看着天空的目光

那个青涩的男孩
在岁月里那么孤单

答案

我曾尝试过理解春的暖
去理解每一朵花开的原因
然后再猜测你我为何总是缘铿一面
总会多出些莫须有的凄迷

拜访过夜的很多角落
月会圆 会缺 会半满 会化弦
脚步声踏过旧忆的C大调
像大提琴的声音 很淼远 很好听

该不该做梦呢
冬春交替的夜 灯光斑斓地缀着
带点徒劳的余欢
除了你我之外
我又想要一个
不一样的答案

夜宴

我去赴这样一个宴会
没有星夜温柔
雨打在我的伞页上
举杯 流浪

为此 我买了酒
为此 如痴如狂
我想起我遇见的每一个受伤的人
他们的到来 我抱有善意
他们的离去 我不言不语
于是 他们又快乐了
于是 还只剩我一个

我举起我买回的酒
比我要温热
我想起我送别的人
比我要快乐
酒量不好 就醉在没落的雨里
依旧一杯一杯地喝着

我不是不想停下
只是
喝酒时 我是舞动的女人
停下来 我只是一个被讥笑的失意者

这大概 就是梦与夜的模样了

我在等这条街上的人
一个个死去